正蒙着,被项首长这么一拉扯,徐儿子才回过神。

    被撞的前胸,本就疼得他不敢喘气,再加上外力,徐儿子疼得冷汗直流。

    “放手,神经病,你快放手。我是你大爷!”徐儿子大骂起来。

    他干骂,项首长也不放手,徐儿子就直接爆了粗口。

    也顾不上是不是长者,他只知道,他现在全身都疼。如果再被这个人这么拉来扯去的,自己一定会没命。

    项首长也在气头上,平时被恭敬着,都已经成了习惯,哪被这样骂过。

    尤其,以他的年龄,都能当对方的父亲了,被当众辱骂,他哪能咽下这口气?

    也不再跟徐儿子,在口头上争胜负,他直接抡起巴掌,就给了徐儿子响亮的一耳光。

    徐儿子的注意力,还在自己身体发疼的部位上,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对自己动手。

    虽然项首长,现在每天坐在办公室里。

    但那双手,毕竟是军人的手。

    他正生着气,这一巴掌,可谓力气十足。

    徐儿子,这下是真的蒙了,是被项首长打蒙的。

    “怎么能动手,就算年龄长,也不能说打人就打人啊!”“年轻人也不对,怎么也不能骂人啊!”

    四周的议论声,徐儿子好像都听不到了,他的耳朵嗡嗡地响着。

    项首长打出这一巴掌,心里的火气,却丝毫没有降下来。

    现在被大家这么一议论,他更生气了。

    “都给我滚!”他冲着四周,大喝了一声。

    额头上的血迹,已经凝固了。

    泛着银丝的发型,也乱了。

    如果现在项首长手里有枪,他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项首长的怒吼,并未吓住看热闹的人,到吼醒了徐儿子。

    “你还动手?看你年龄大了,不想跟你计较,你还得寸进尺了?”徐儿子指着项首长质问着,并往前凑近了两步。

    两个人的眼睛里,都冒着火,好像下一秒,就能扑过去,撕咬对方一样。

    就在他们车辆旁边的车道上,一辆车里,一架录像机,正将这边的情况,一点儿不漏的,录了下来。

    项首长的车,能跟徐儿子的车撞上,这辆车是“功不可没”的。

    如果不是他突然别了项首长的车一下,他也不能那么急冲冲地,跟徐儿子去抢一个车空。

    坐在公司办公室,威廉布尔满意地看着,转发过来的视频。

    随即,他拨通了当地一家八卦媒体的电话,以报料市民的身份,将车祸现场地址,报给了对方。

    “撞车的一方车主,好像是部队的项首长。”威廉布尔补充了一句。

    就是这一句,成功引起了这家媒体的兴趣。

    要说车祸,尤其是上下班高峰。

    别说这种刮蹭,就算出了人命,只要是常规车祸,媒体都不见得感兴趣。

    但是,车祸一方车主的身份,如果真的是项首长,那就不一样了。

    这家媒体立即派出了两路人马,赶往现场。

    而还在针锋相对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他们都是落入了一个,早就设好的局里。

    这家媒体,以报道一些明星、商人的隐私,或者社会流言为主,算不上主流媒体,也拿不上台面。

    但却很受普通市民喜欢,很多这上面的话题,都是普通人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媒体记者赶到现场时,项首长跟徐儿子,仍没有和解的意思。

    余下的三车道,车流已能缓缓地往前移动,交通堵塞的不算厉害。

    但因为这里有热闹可看,一些不急着回家的人,也不急着走,就围在这里看热闹。

    媒体记者赶到后,通过与络上的资料对比,确定一方车主,真的是项首长。

    当即,做起了现场直播。

    这家媒体,除了有报纸外,还有一个站。

    不到半个时,现场的画面,就通过络,在站上开始传播。

    项首长还在这边跟徐儿子,试图争个高下,警卫员在看到视频后,立即驱车赶过来。

    同时,部队这边也启动了应急预案,毕竟项首长的身份敏感。

    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后果很严重。

    轩宅。

    两个孩子,被楚一带出去玩了。

    家里只剩下孙妈和徐,两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节目。

    电视里正在上演的是一档综艺节目,孙妈看得都要睡着了。

    “换一个频道看吧,再看一会儿,我也要睡着了。”徐说着,拿起了遥控器。

    突然,她不断换台的手指,停住了。

    电视里那张脸,怎么那么熟悉?

    徐一下就呆住了。

    随即,镜头转到与项首长面对面的人。

    这一看,徐一下就慌了。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电视里正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谋娶军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芈小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芈小米并收藏谋娶军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