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杨家就有几名弟子开着车过来了,由于先前王赞就已经跟王天养交代明白了,所以来的人把布置灵堂所需的东西也都给带过来了。

    正常情况下宫里肯定是不允许摆设灵堂的,这现在毕竟是公家的地方,不过宋老虎的身份是有点特殊的,他表面上是看门的,实际上则是这里守宫的人,而官方也知道这一点,并且他住的地方也是偏殿并不对游客开放,所以在这摆设灵堂问题也不大。

    灵堂摆好了之后,供桌上只放了宋老虎的照片还有牌位,至于尸体的话稍后王赞会送往殡仪馆的,然后看个日子给他火化就可以了,警方也来了法医,得需要走个形式出个死亡证明,要不然殡仪馆是不会接收和火化的。

    火化是在两天后,这个日子王赞自己看就行了,不过在墓地的选择上他犹豫了一下,本来以王赞和杨公世家的能耐,给他弄个风水不错的私墓也没问题,但后来想想还是给他安排在公墓了,以后王赞也想着自己来奉天就可以拎着几瓶酒随便来吊唁了。

    整整忙活了一天,王赞在晚间的时候才回到了灵堂,而这一天的时间里于寒秋也始终都跟着他,王赞虽然不是专职做阴阳先生的,不过该懂得步骤他都明白,所以就全都自己操持着来了。

    于寒秋还真的体验到了东北这边关于人死后的一些列风俗,至少跟南方也是有一些区别的,并且还兴趣极浓的都把环节给记了下来,明显是收获颇丰。

    三天的守灵时间也快,一晃就能过去了,等着三天后给宋老虎火化完,然后棺木送进公墓里,他的后事就算彻底安排完了。

    不过,在守灵的第二天,灵堂来了个人。

    对方是个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像是风尘仆仆赶路过来的,手里还拎着个行李包。

    这人到了灵堂之后,就先是点了香然后跪在蒲团上朝着宋老虎的牌位和照片磕了九个头,态度非常恭谨和崇敬。

    王赞顿时就有点皱眉了,因为从这礼仪上来看的话,对方明显是宋老虎的晚辈,但他却从来没有他提起过,宋家还有什么人。

    也许有,不过肯定也早就不来往了。

    对方磕完头上了香之后,就来到了王赞身前,他一开口就直接道出了他的名字:“是王赞,王先生吧?”

    “你是?”

    “我叫宋桓,宋智和是我二叔,我爸是他亲大哥”

    宋智和就是宋老虎的大名,王赞先前都不知道,后来看见了他给自己打的牌位才清楚的。

    “你好”王赞伸手跟他握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我二叔临死之前,给我的父亲打了个电话通知我们的,不过我爸爸身体也不好无法长途奔波,就只能由我自己回来了”宋桓解释道:“我们家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去国外定居了,大概是在我四岁的时候,这中途我爸和我就只回来过一次,这一回我二叔去世之前跟我们交代过,说是让我回来看看,同时也说了是王先生在为他操办后事,所以这里我先谢谢您了”

    对方这么一说那王赞就明白了,他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操办后事也不是很麻烦,有一些朋友帮忙处理下细节就行了,我和你二叔本来就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他还曾经救过我两次,所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后天你二叔就火化了,你一起跟着去吧?”

    “那是当然了……”

    后来的一天半,宋桓和王赞一起守着灵,两人在一起也没什么事做,基本上就是闲聊了,而王赞发现似乎是宋老虎先前和对方也提过自己,这人对他的底细倒是知道一些的。

    “我二叔说,他很少接触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人就更少了,他这人的性子是有些孤僻的,不过对王先生却在仅有的几次和家父的聊天中提起过”宋桓笑着称赞道:“我二叔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能被他认同的人绝对不多,说实话,就连我父亲和我,他似乎也不是很在乎的”

    王赞说道:“你二叔在我的眼里得算是世上少有的最纯净的人了,他无欲无求,只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到死他可能心中都是没有任何遗憾的”

    宋桓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可是在我们这些晚辈来看的话,他没有享受到天伦之乐也是太遗憾了,我父亲毕竟就这一个兄弟也曾经几次要求他去国外跟我们一起生活,不过二叔都给推了,只说最后他就是死也要死在宫里……”

    宋老虎的家人确实很少,年幼时基本上长辈就都去世了,也许还有一些但也都不来往了,他的这个大哥在很久以前就去国外了,经营着一些生意不过却很少回国。

    宋桓说的是,这边的生活状态已经不适合他们了。

    一天多后,清晨时分王赞和宋桓就去了殡仪馆为宋老虎火化,然后骨灰送进了公墓。

    宋老虎的墓碑前,王赞和宋桓为他上花,烧香,最后敬了一杯酒,他的后事就到此结束了。

    一代武林高手死后非常的平静,没有一点波澜,但宋老虎的生前王赞相信他一定有过很多辉煌的时候,只是常人都不知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命赊刀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困的睡不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困的睡不着并收藏天命赊刀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