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这护国寺也不远,方便京城里的香客们前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因而就在京城边上,出了城门没几里路就到了山脚下。

    她和崇仪在山脚下了马,仰头一看,这通往山上的石阶已经被雪深深覆盖。

    两人上山时走得又快又稳,一步一个脚印,不一会儿身后就留下了一长串。

    不过没走多久,就遇到有人从山上下来。

    他的步子同样很稳,并且稳重里带着中年人难有的沉着。

    他撑着一把伞,同孟娬和崇仪擦肩而过,互不相干。

    待他走过以后,崇仪才回头瞧了他一眼,边往前走边与孟娬嘀咕道:“大男人也兴进寺庙里求神拜佛么?”

    孟娬好笑道:“那寺里的和尚,不都是男人吗?”

    崇仪一想,觉得非常有道理,道:“难不成是上山来出家当和尚的?这护国寺的和尚已经很多了,估计他得换座庙才能当成。”

    两人到寺里,向小沙弥一问,沙弥就带着她俩进去,在僧侣诵经的佛堂门前停下。

    孟娬探头往里面一看,见夏氏和嬷嬷果然正在里面,和别的几名香客一起聆听梵音呢。

    孟娬和崇仪便在外面等。

    此处风雪将停,视野虽然还朦朦胧胧的,但已经能浮现出几分远山远景的概况来。

    孟娬不经意间瞧见侧边山尖上,探出半个亭角。那亭檐飞扬,勾出一抹恣意的弧度,却让孟娬乍一看时觉得莫名眼熟。

    后来她想起在什么地方看到的了。那是在殷珩的画里。

    孟娬眯着眼,勾唇而笑。耳边飘荡着濯心梵音,眼前白雾茫茫,她欣赏着殷武王画中原景,只觉得这一趟委实没白来。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佛堂里才结束。

    僧侣们井然有序地依次出来。

    夏氏和嬷嬷走在后面,引颈看向门外,道:“总算是雪停了。”

    哪想,等僧侣们都散开,夏氏看见廊下背着手悠闲站着的一少年,觉得分外眼熟,又见旁边站着的可不就是崇仪么,遂顿时脸上笑容生辉,唤道:“阿娬!”

    孟娬回过头来也看见了夏氏,不禁挑起嘴角。

    夏氏又意外又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孟娬道:“不是下雪了么,来接你。”

    嬷嬷去禅房里把夏氏的披风带上,除了披风也没别的多余的东西,然后便走去向寺里的主持辞行。

    只不过孟娬见夏氏和嬷嬷行头甚少,便道:“娘的伞呢?”

    夏氏可不想让孟娬知道先前她险些摔下去的事,平白让人担心,故装作不知:“什么伞?”

    孟娬道:“管家说你们出门带伞了。”

    夏氏回头看向嬷嬷,装傻充愣:“我们带伞了吗?”

    嬷嬷知她心意,恍然大悟状:“哎呀,好像我出门时顺手倚在门边,结果给忘了。”

    孟娬看她俩给心虚的,心道这串通得也太没水准了吧。

    孟娬道:“没带伞,那娘和嬷嬷冒着风雪上山的?”

    夏氏尴尬地笑笑,道:“上山时问同行的人借着躲了躲。”

    孟娬垂眼看了看夏氏拧着手帕的小动作,也没再多问,心道等回去问问管家就知道了。

    辞行时,夏氏往功德箱里添上了一份香油钱。旁边的僧侣向她合手行了个佛礼。

    孟娬先前在夏氏听佛时就把这附近转了一圈,眼下笑问道:“除了佛堂诵经祈福,那边还有抽签的,娘就没去问个签玩玩儿?比如去问个姻缘签什么的,看看娘下次的姻缘何时来。”

    夏氏嗔怪道:“娘问什么姻缘,不过倒是替你问了一签,结果那师傅当成是我自己要问的,说了一大堆。”

    说着她就笑了起来,又道:“师傅说你儿女双全,夫妻和睦,将来富贵无忧。你说这签要是问在娘身上,哪来的儿女双全、夫妻和睦?只有与你才是吻合的。”

    夏氏半字不提后来又抽到下签的事,目光怜爱道:“娘只盼着真如签文上所说,那娘就不操心了。”

    孟娬闻言却笑语道:“娘怎知道你将来不是儿女双全、夫妻和睦啊?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说不定再遇到个好男人,还再添个胖小子,不就应验了么?”

    夏氏轻斥道:“不许瞎说。”

    正说笑时,迎面就走来了一位僧侣,在旁侧身让道,行佛礼。

    夏氏一眼就认出了他,正是上午给自己解签文时的那个师傅。

    夏氏当时心里也不知想要证明什么,大抵是想要证明最先抽到的那支上签真的是她女儿的吧,而不是后来抽到的那支下签。

    于是夏氏驻足,朝那僧侣还了个佛礼,道:“师傅可还记得上午我找师傅解的签文?”

    僧侣道:“那不过是片面之语,窥不得命里全部,施主何须执着。”

    夏氏牵着孟娬的手,执拗道:“师傅,那支签我就是为我这小女求的。师傅说的那些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千苒君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苒君笑并收藏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