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

    他还是得陪着笑脸,一脸慈祥和蔼的道:“呵呵呵......好好好!小敏,不愧是我的女儿!这一次比赛,你一定要赢!一定要打他一个落花流水。”

    徐敏点了点头,二话不说,转身就回去继续苦修去了。

    ......

    于此同时,尚都大酒店里面。

    一个穿着苗服的绝美女子,正在反反复复的观看者,今天的比赛一幕。

    尤其是林平使用飞针封穴,那曼妙、帅气的英姿,更是深深的印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别误会!

    她可不是什么花痴女子,看了这些剪辑的视频之后,就放心暗许,非他不嫁。

    而是,经过了今天的这一场比赛后,辛久当作为接下来的四强对决,她正在研究自己的对手。

    出人预料的是,辛久当没有研究屎尘衣的鬼门十三针,也没有研究徐敏的黄帝九针。

    偏偏就研究了林平的飞针封穴!

    不为别的,实在是辛久当比其他人要聪明得多。

    鬼门十三针和黄帝九针,对于中医上来说,却是是一种治病辅助的神奇神通!

    可说句不好听的话,全国大赛,考太医院。

    这么多中医里面,就选出来了这四个人。

    谁还不是个宝宝?

    谁手中没有一门压箱底的绝活?

    可就偏偏林平这个烂大街的技能,现在却是一大忌惮。

    正所谓孰能生巧,哪怕就是如此花哨的绝技,使用得多了,熟悉了之后,那也是相当i恐怖的。

    看着视频里面,林平这小子一根根的银针飞出去,最后都准确的落在了那病人穴位上后......

    辛久当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这门绝学虽然花哨,不切实际,可若是在狗斗模式之中,倒是一大作弊器!他能隔空直接扎针灸,这已经是抢了不少时间。”

    “若是下一次的四强战之中对上了林平,我得想个法子,废掉他这个作弊器才行!”

    现在的辛久当,内心的想法倒是完全转变了。

    她倒是宁愿自己比赛的时候,对上的是屎尘衣和徐敏,倒不想对上林平。

    徐敏这一会儿,恰好相反。

    她倒是希望自己对上的是林平,既然对父亲哪儿发了大话,说了要让林平饮恨四强,那最好就是上来就打他个春天。

    至于自己一生最强的对手,那当然是屎尘衣的鬼门十三针了!

    在徐敏的心中,她的黄帝九针才是最厉害的。

    这就相当于,她觉得自己是光明,屎尘衣是黑暗,两人出生就是死敌,相生相克。

    她必须要打败屎尘衣才行!

    既然是自己最大的对手,一生之劲敌,这一战自然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当然是留在最后的第一名、第二名之争用。

    而林平......

    这个活蹦乱跳的小丑,只配得到一个四强!

    阿嚏!

    从饭局抽身回去的林平,突然间打了个喷嚏,还郁闷的揉了揉鼻子。

    他不明白,自己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打喷嚏了?

    难道是因为在里面太久了,导致身子骨有点虚,所以出来吹吹风,直接都会感冒不成?

    当然了,他若是知道徐敏、辛久当她们的想法,一定会大叫一句“总有刁民想害朕!”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章节目录

林平李静免费阅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护花使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护花使者并收藏林平李静免费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