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非凡来到武警总医院,与等待在此的秦风医生、高筠医生等人汇合。

    他不再去想市一医院那位深度昏迷患者情况恶化,器官捐献一事,转而全身心的投入到眼前的工作之中。

    这也由不得言非凡不专心致志。

    现代成年人类的脑容量,大约为1300到1500毫升,均重在1400g左右,约占人体重量的2%到3%。

    虽然人类大脑的生理结构是相同的,但是具体到个人,其发育的大小和形状,却是各有不同,而且差异还不小。

    这就造成同一个生理点位,在每一个人大脑的确切位置,是略有不同的。

    所以,言非凡需要每一位志愿者的前额叶区域,脑血管的高精度造影图。

    一条条如树根盘杂的血管,与大脑各个生理点位的相对位置,几乎是固定不变的。

    言非凡就是通过这脑血管的形状,还有与颅骨的相对位置关系,来精准定位每一位志愿者植入放电装置的大脑位置。

    这植入的放电装置,构造相当简单。

    其前端是一个直径两毫米的金属球,连接着一条细细的包裹着绝缘涂料的导线。

    导线留置在颅脑外,可以连接一台精密的放电控制仪器,用来调节微电流的放电频率和放电量。

    经过昨晚研究,言非凡已经确定了每一位志愿者的大脑植入位置,还有穿刺路径。

    他来到武警总医院后,稍作准备,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颅脑钻孔,穿刺到预定位置,再从中空穿刺针植入放电金属球,最后取出穿刺针,整个处置过程,不超过五分钟时间。

    只是每一位志愿者的前期手术准备,还有穿刺之后的术后观察,预防出现脑出血等异常情况,需要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好在武警总医院考虑到这种情况,提前给项目组备下了两间标准手术室,还有四间临时的手术操作室。

    言非凡只需要负责最核心,要求也最高的颅脑穿刺和放电球植入工作,其他术前准备和术后观察等工作,全由项目组的其他医务人员来负责。

    就这样,言非凡不停的在各间手术操作室穿梭忙碌,完成一台台颅脑穿刺手术。

    等他完成二十四名临床志愿者的所有穿刺手术,手术室外已经是华灯初上,到了晚上近七点。

    从上午近十一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七点,扣除午饭的十几分钟,言非凡算是忙碌了八个小时。

    他活动着有些发酸的手腕、肩膀、脖子,还有腰部,询问今天临时充当他手术助手的秦风医生。

    “其他志愿者如今情况如何?”

    秦风轻声回道:“除两位志愿者出现了轻微出血外,其他志愿者没有发现意外情况。”

    “已经从麻醉中苏醒的十七位志愿者,经检查,除疼痛之外,也没有发现有记忆缺失、消退、意识障碍等不良现象。”

    “言医生,祝贺你,二十四位志愿者的穿刺手术,全都顺利的完成。”

    言非凡轻轻笑了笑,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又问道:“什么时间做放电刺激?”

    秦风缓缓回道:“计划是三天以后,这个期间一是让志愿者恢复休息,二是对他们的记忆能力做全面测试,建立比较基准。”

    “言医生,那天你要过来一起吗?”

    言非凡迟疑了一下,最终摇头道:“算了,我还是不参加后续的验证工作了。”

    “秦医生,有结果了,告诉我一声。”

    秦风颔首应了下来……

    言非凡没有在武警总医院吃晚饭,与秦风医生、高筠医生、袁煦中校等人告辞后,坐上卡宴车离开了医院。

    待车子驶出医院进入主车道,行驶平稳后,言非凡询问开车的段羽。

    “市一医院的那位深度昏迷患者,他的器官捐献有问题吗?”

    段羽沉声回道:“言医生,李云告诉我,那位深度昏迷患者是一位事业单位的司机。”

    “男,今年三十七岁,酒后与别人发生冲突,造成大脑受伤,陷入了植物人状态。”

    “到今天,他已经昏迷了一年又一个月,今早上六点被发现大脑活动异常,出现了呼吸困难。”

    “市一医院抢救了两个多小时,宣布进入脑死亡状态。”

    停顿一下,段羽又补充说:“他生前有签署过器官捐献协议。”

    言非凡沉默了一会儿,说:“在我听来,他的情况,与发生在我身上的,还有李云他们查到的其他三人情况,有很大的类似?”

    段羽嗯了一声,说:“李云也说了,事件确实有很大的相同点,那个联合专案组已经全面介入,开始了深入调查。”

    言非凡长叹一声,视线看向车窗之外。

    外面快速掠过的灯光,让他的思绪有些烦乱起来。

    除了这一位深度昏迷患者,市一医院和附属医院还有一个很大的联系点。

    在三个多月之前,市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开挂的住院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家三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家三郎并收藏开挂的住院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