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菁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主意,依稀记得以前好像听谁说过内似的情况他们当初怎么解决的还真没印象了,徐菁只能打定主意,回去找人问问,她手下还是有不少经验丰富的实战派,他们应该处理过内似的情况。

    “这次因为是米股行情,而不是我们推动的个股行情,我的想法是如果行情结束,米股必然是要大跌的,到时候手里股票出不起,那就只能按照教科书里讲的方式,直接在期指市场那空单对冲风险。”

    陈凡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一边的郑小胖瞪大小眼睛,心里不知道骂了陈凡多少遍,昨晚上自己提这个事儿的时候,他什么言语,什么表情,今天在一个老女人面前,又是什么言语,什么表情,真不是个东西。

    陈凡看到郑小胖的表情就笑道:“我这会儿说的这个和昨晚上你提的那个是两码事,虽然操作一样,可是目的不同。”

    “好吧,你是对的。”

    郑小胖何尝不知道陈凡话里的意思,只是点头认可。

    “貌似还真就只有这样了,不过要看准点位,不然要是看岔了,半山腰上放空,那就得不偿失。”

    徐菁也觉得可行,不过难度有点高,因为必须看准市场高点在哪里。

    俗话说涨不言顶,跌不言底。

    市场上涨下跌,谈论顶部和底部纯粹就是扯淡,那个点位哪里是分析出来的,都是走出来的,顶天的高手也就是能大致推测出一个区域,可能会在这个区域里到头,而且一般准确性也不高,往往都是走出来后判断还更准确一些。

    因为不管是顶部还是底部,其实那个时候市场的买卖力道都受到市场氛围的影响,相对来说应该是盲目的,大家都在人云亦云,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绝望中见底,疯狂中见顶,其实就是表述的在大行情的时候,人们此时的心态是什么样的。

    在这样的人心下,想要理智的分析出高点或者低点,谈何容易。

    “这个不重要,因为就算我们在期指市场做空,肯定也是慢慢来,不可能一蹴而就,那个是顺势而为,不可能逆势操作的,我还没打算自杀。”

    说道这里陈凡才笑笑,继续说道:“我记得以前书上除了提到期指,还说过期权,这个东西我没接触过,不知道徐姐知道吗?”

    “你想对外出售期权?这个到是可以操作,不过我也不熟悉,回去我找人问问,再和你这边对接这个事儿。”

    徐菁想想就点头,这个到也是个办法,通过期权转移风险,一旦市场反转,自己可以锁定这部分利润不流失,由期权持有人亏这个钱,当然,要是陈凡看错了方向,这部分利润也就是别人的了。

    “徐姐回去就多注意下米国那边的期权交易,到时候我们应该需要走到那一步,这其中有点需要特别注意,就是保密上,现在我们在高通上的操作,我估计米股市场的庄家还不一定知道是咱们这边在做,一旦有大量期权交易产生的话,我怕被人顺藤摸瓜找过来。”

    陈凡说完就盯着徐菁,看她怎么说。

    “找代理人,这个我会注意,尽量避开米国的投行,找欧陆那边的代理人操作这事儿。”

    徐菁想想才说道。

    “对了,前两天我看这边在大规模的换股,之前持有的那些股票好多都被减仓了,增加了许多不知名的小公司,这个是怎么会事儿。”

    忽然徐菁想起来前两天的交易,这边的交易组进行了大量交易,而且貌似还没有做完,因为今天凌晨的时候还有大笔买卖股票的行为在进行着。

    “大盘股后面涨幅有限,我估计大多数都到头了,最近米股这边的新股交易你那边注意到没有,新股和次新股被市场游资追捧,炒的很厉害。”

    陈凡笑着解释道。

    “知道,米股这边的机构投资者一般是不会选择买进这些新公司股票的,不仅是因为上市时间短,而是因为这些公司本身成立的时间也不长,公司业务大多还在初期,根本看不出市场前景来。”

    徐菁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最近两个月米股市场上这个特点,实在是和之前的米股市场大相径庭的操作模式。

    “现在市场的重点其实就在这些股票上,因为这些股票之前一直没有被人炒过,所以价格普遍很低,这个时候正好适合炒作一把,这也是我判断行情要见顶的原因,质地优良的股票价格已经没有上涨空间了。”

    陈凡淡淡说道。

    “我明白了,下来我就关注期权市场交易。”

    徐菁若有所悟,不过很快就点头答应下来。

    又聊了一会儿,徐菁就离开了度假山庄回帝都去了,而郑小胖确实撑个懒腰笑道:“听你那意思,这边的事儿总算要到头了。”

    “是啊,要到头了,估摸着最多二月就该结束了。”

    陈凡点点头说道:“到时候这边完事儿了,先休息半年再说,后面就要开始操作茅间酒了,昨天你没听王二哥那意思,年底前把茅间酒搞上市,嘿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传奇操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行空间来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行空间来客并收藏传奇操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