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刚见苗培龙也在,怔了一下,随即冲苗培龙点了下头。

    “徐书记。”苗培龙连忙和徐洪刚打招呼,一脸恭敬。

    看到徐洪刚,骆飞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自从安哲调离江州后,徐洪刚就隐隐表现出跟他交好的意思,但面对徐洪刚主动伸出的橄榄枝,骆飞一直没有明确的态度,一直处在观察和试探中,因为两人之前的芥蒂,骆飞对徐洪刚缺乏足够的信任和信心。

    此刻,骆飞突然想拿乔梁来试探一下徐洪刚。

    一旁,苗培龙猜到徐洪刚过来是有事,正犹豫着要不要先走,就听骆飞道,“洪刚同志,你来得正好,刚刚培龙同志跟我说了一些情况,今天大院门口的这一出闹剧,皆是因乔梁而起……”

    骆飞说着,把刚刚苗培龙对乔梁的一些看法都说了出来。

    听到骆飞如此说,苗培龙顿时有些尴尬,他知道乔梁在徐洪刚身边工作过,和徐洪刚的关系不浅,眼下骆飞这么说,不知道徐洪刚会不会对他产生看法。

    苗培龙正想着,就听徐洪刚道,“培龙同志说的没错,乔梁确实年轻了点,做事还不够稳重,的确是很难胜任一把手这样的重要岗位,还得再历练历练。”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洪刚同志,看来咱俩是英雄所见略同啊。”骆飞笑了起来。

    徐洪刚闻言,跟着点头笑笑。

    这会,反倒是苗培龙迷惑起来了,看着徐洪刚满是不解,徐洪刚不应该是站在乔梁那边说话的吗?怎么反倒附和起骆飞了?

    骆飞继续道,“洪刚同志,这事就由你先去跟运明同志谈,依我看,乔梁的位置该动一动,我们应该让乔梁多锻炼两年,再给他加担子,这样才合适嘛。”

    见骆飞把这差事交给自己,徐洪刚意味深长地看了骆飞一眼,他知道骆飞还不是特别信任他,这么做是想试探他的立场。

    猜到骆飞的心思,徐洪刚很是爽快地答应下来,“好,我去和运明同志谈一谈。”

    徐洪刚很快就告辞离开,苗培龙瞅着对方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看着骆飞道,“骆书记,徐副书记以前不是挺器重乔梁的吗,怎么……”

    “呵呵,这人心啊,是最让人琢磨不透的。”骆飞笑道。

    楼下,乔梁费了好大的劲,在縣局警力的配合下,终于将那些无理取闹的村民强制驱离,乔梁之所以采取这么强硬的手段,原因无他,这些村民纯粹是颠倒黑白,故意找事,因此,乔梁绝不会妥协和纵容这些人的嚣张气焰。

    市大院门口的闹剧逐渐归于平静,乔梁也被市长郭兴安叫到了办公室。

    “小乔同志,那些村民反映的情况是怎么回事?”郭兴安请乔梁坐下,问道。

    “市长,那些人就是故意找事,妄图靠着人多势众,逼縣里放人。”乔梁神色肃然,

    “是吗?”郭兴安挑了挑眉头,他对事情的详细情况不了解,也不好多做评论,不过他选择相信乔梁,道,“小乔同志,具体怎么回事我就不多问了,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还有一点就是,涉及到这种可能引发群体事件的,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尽量在问题苗头刚出现时就把它解决掉,明白吗?”

    “市长,我明白。”乔梁郑重点头。

    郭兴安满意地点点头,又道,“那就不说这事了,你们松北的事,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我对你有信心。”

    郭兴安说着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这是省里刚发下来的文件,你们松北的速度很快嘛,竟然这么快就争取到了省里那个教育项目的补助资金,咱们江州全市,目前你们是第一个争取到的,这效率很高嘛。”

    乔梁咧嘴笑了:“我和縣教育局的同志在刚看到文件的第二天,就立刻赶往省城去申请这个补助资金了,僧多粥少,就怕我们松北縣连口汤都喝不上,所以我们一刻都不敢耽搁,好在我们的努力也没有白费,总算是争取到了这个补助资金。”

    “嗯,干得好,这才是做事的态度。”郭兴安满脸笑容地点头,看着乔梁的眼神很是满意,年轻干部,做事就该有这么一股拼劲,尤其是乔梁现在身为縣长,做事还能亲自冲在第一线,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简单提了下这事,郭兴安也没再多说什么,又关心地问了些乔梁工作上的事,因为待会还有别的安排,就没多留乔梁。

    乔梁从市大院离开,心里长出了口气,郭兴安对他的信任和支持,让乔梁做事更增加了几分底气。

    不过一想到今天刘家村的事,乔梁脸色就难看起来,乔梁有种直觉,今天刘家村的人来市大院闹事,绝对是有人在暗中组织,否则单单靠一盘散沙的村民,不可能自发来干这事。

    “难道是刘良的家人背地里在搞事?”乔梁默默想着,神色阴沉,乔梁之所以会怀疑刘良的家人,是因为刘家有这个动机,而对方把矛头指向他也能理解,因为是他下令抓人的。

    回縣里的路上,乔梁正暗自琢磨着,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组织部長冯运明打来的,乔梁见状立刻接了起来。

    “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乔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李有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有为并收藏乔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