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里看着眼前自己的雕像脸上带着的猥琐之色真的是无奈啊……

    这种感觉的自己就好像在对着凤凰女皇摇尾乞怜,然后不断的谄媚讨好一样……

    这特么是凤凰女皇雕刻的么?凤凰女皇有病么?

    白里觉得这可能并不是凤凰女皇所雕刻。

    理由很简单,啸天犬是当年的参战者,连他都没有全部见过这些君主,而且见过可以认出来,跟你可以惟妙惟肖的雕刻出来是两回事的。

    仔细看这里的雕像,类似于狮心王那种就特别的惟妙惟肖,甚至每一根毛发都看的清楚。

    而再看自己这样的雕像,虽然也有神韵,可是说实话,白里觉得这个像只是因为感觉,再加上那猥琐的模样扭曲之后的感觉,如果真的看起来的话,跟自己可能也只有六七分的相似,根本不可能达到狮心王那惟妙惟肖的地步。

    看到这里白里开始思考,这个细节说明什么?

    “这雕刻者没有见过你,应该是听描述来雕刻的,不过有几分本事啊,只凭描述竟然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

    啸天犬帮白里分析出来了……果然……贤者模式的啸天犬脑子是够用的。

    以后需要啸天犬用脑子的时候就带他去青楼转一圈,只转圈啥也不干,然后回去之后让他进房间,给他一分钟的时间……

    什么?一分钟够不够?

    哼哼……你并不了解啸天犬,一分钟对于他来说,其中三十秒都是用来……咳咳……扯远了……

    这会儿啸天犬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先不管是不是因为贤者模式的原因,这会儿白里看着这些雕像,雕像之中其实有绝大部分都是非常清晰的,跟狮心王那种几乎是毛发毕现的感觉。

    但是也有少数是不太清楚的,只能算是有几分神似的感觉。

    想到这里又有个一个问题,那就是啸天犬当年好歹还是参战了的,所以啸天犬能认识一部分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啸天犬也仅仅是认识而已,你要说让啸天犬来雕刻的话,咱先不说啸天犬是不是雕刻大师哈。

    即便啸天犬学了很多年的雕刻,也绝对不可能说仅仅凭着远处看到的模样就雕刻到这种程度,这是根本没有道理的。

    除非是特别近距离的交流或者是极为熟悉的情况下才可以。

    可是不要忘了,凤凰飞女皇在当年还只是一个小凤凰,她是没有参加这场大战的,理论上来说她是根本不可能见过这么多的君主的,哪怕你说凤凰一族可以传承记忆,那也不对啊……记忆传承的东西势必要模糊一些的,也就是说,即便是传承的东西,也不会比啸天犬看到的更加清晰……

    那么这样算起来,这些雕像雕刻者除非是亲身参加了当年的大战,而且还特么是特别熟悉这些君主的,至少是熟悉大部分才能够有这样的雕刻表现。

    这会儿啸天犬和白里异口同声的开口道:“火凰!”

    没有错……如果说之前古树的猜测还只是猜测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眼前这一切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证明了。

    除非是火凰,不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君主的细节。

    什么?你说有没有可能是神秘造物主?

    绝无可能,这一点从那凤椅就能够看出来,很显然这里的一切布置者一定是一个凤凰,否则他不会把凤凰椅布置在那个位置。

    而会在内心如此YY的估计也只有火凰那个家伙了。

    那个家伙当年就特么想要对造物主取而代之的,结果最后万万没有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快,非但没有能够实现自己的想法,还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老东西竟然当年没特么死去,而是跟着造物主一起被封起来了。

    “看来你二叔的死应该不是寿寝正终了……”白里此时看着这里的一切大概有了一个猜想,而那边的啸天犬也是点头,同时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仇恨的火焰来。

    这里的一切出现的时间应该已经很长了,因为白里发现几乎每一座雕像上面都落满了灰尘,在这种近乎于半封闭的环境中,能够落如此多的灰尘,说明已经很多年了。

    而这些雕像是很多年前雕刻的,那么就说明,火凰出来的时间已经很久很久了,甚至可能比古树推断的还要更久一些。

    白里没有碰这里的雕像,因为白里虽然看着上面好像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但是谁知道这里是不是没问题呢?

    安全起见还是不要碰这里的雕像,看看前面有什么吧……

    “这里好像没有其他的路了……”

    啸天犬看着这座大殿,大殿四壁除了他们来的地方好像都是封死的……

    “你看那边……”白里指着凤椅的位置。

    “卧槽……那里竟然隐藏了门?”啸天犬这才看到,在凤椅的后面竟然有一个非常隐蔽的暗门,说是暗门也不贴切只不过隐藏在其中不太好让人看到而已。

    白里此时走到了凤椅旁边,然后看向暗门随之道:“这是一个多通道的暗门,有点厉害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箭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夜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夜色并收藏箭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