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俏面无表情地拽了下裙摆。

    商郁适时走来,揽着她的肩膀,嗓音浑厚地道:“婚礼结束之后,怎么安排尹沫?”

    贺琛不说话了。

    黎俏余光一闪,玩味地挑眉,“为保安全,藏起来比较好。”

    “嗯,那就这么办。”男人从善如流地接话。

    贺琛瞧着他们并肩远走的身影,顶了顶腮帮,“操……”

    ……

    时间来到下午四点,黎俏似乎很忙,乘坐礼宾车前往内阁府的途中,她一直在低头发消息。

    页面交替变换,似乎不是和一个人在联络。

    而商郁此时坐姿慵懒,目光落在黎俏身上,睇着那件仿旗袍领的长裙,眸色深深,不知在想什么。

    这场轰动海外内的婚礼,前来参宴的宾客多达千人。

    礼宾车迎来送往,是缅国近年来少有的盛况。

    与此同时,暗处的各方势力也在伺机而动。

    整个首都内比,暗流涌动。

    内阁府,坐落在首都北部的经济开发区,往日肃穆庄严的地段,今天也多了些喜庆的红。

    周围金顶的建筑在夕阳下闪着金灿灿的霞光,彩绸从金顶铺设而下,代表了缅国祈福的传统。

    内阁府门前,黎俏挽着商郁,抬眸扫过熟悉的建筑物,唇角勾勒着淡淡的弧度。

    “见过丹斯里。”

    门口负责迎接的人,是内阁府的总务成员。

    对方年过四旬,看到黎俏连忙行礼,脸上还流露出少许的惊诧。

    不多时,沈清野等人也相继抵达了内阁府。

    约莫过了十分钟,一行人通过了安检区,穿过内阁府的大堂,便是恢弘气派的国宴厅。

    地面铺就着花纹繁复的地毯,两侧是宾客观礼区。

    黎俏环顾四周,各国的政要带着女伴在互相攀谈结交人脉,随着视线掠过,黎俏也发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宗湛一袭军装威风凛凛,胸前金色的绶带和肩章衬得他一身正气。

    靳戎也一改往日的休闲装扮,米白色的西装衣冠楚楚,举杯与人对饮,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婚礼还有四十分钟才开始,黎俏暂未看到萧弘道和萧叶辉的身影。

    “少衍。”

    蓦地,一声轻呼从身后传来,黎俏几人同时回眸,就见帕玛酋长院的议长宁远洋徐步走了过来。

    他的身边还伴着驻帕玛大使馆的缅国外交官,萨伊本。

    黎俏目光微闪,低声唤人,“宁议长,萨叔叔。”

    宁远洋面色温和,对着她点了点头,随即转首睇着商郁,“你家老爷子还没到?”

    “在路上。”男人沉声回应,又对着萨伊本颔首,“萨先生。”

    这时,黎俏轻捏了下商郁的臂弯,落落大方地说道:“宁议长,萨叔叔,你们先聊,我去见个朋友。”

    男人偏过俊脸,压低嗓音叮嘱,“别乱跑。”

    黎俏应声,递给商郁一道安抚的眼神,便转身提着裙摆向对面走去。

    她看得出来,宁远洋似乎有话要和商郁讲。

    见状,沈清野和宋廖也欠了欠身,跟上了黎俏的脚步。

    宁远洋侧身看了看,顺势招来服务生,端起香槟分别递给了商郁和萨伊本,“虽然不知道你和老爷子到底要做什么,但我来之前,酋长特意嘱托过,你们背后是整个帕玛。”

    商郁勾了勾薄唇,颔首的姿态依旧不卑不亢,“多谢宁叔。”

    “你可别跟道谢,这都是酋长授意的,另外……”宁远洋抿了口香槟,和萨伊本目光交汇,又补充道:“三天前,卫朗少将带走了一队特战队员,虽然上报了,但流程不对。

    正巧这次萨伊本先生回国,我已经让酋长院发了公函,以保护萨伊本先生的安全为由特派卫朗带领特战行动组陪同。”

    商郁浓眉微扬,唇边笑意渐深,“有劳宁叔。”

    宁远洋摇了摇头,略略向前探身,忍不住发了句牢骚,“少衍啊,你抽空说说卫朗,他好歹也是个少将,做事别太随心所欲。

    出任务就出任务,也没人拦着他。结果他打个报告说要回家探亲,连夜带走了三十名特战队员,这不是胡闹嘛。再说,他就是帕玛人,回缅国探什么亲?!”

    ……

    另一边,黎俏带着沈清野和宋廖直接离开国宴厅,绕过内阁长廊,寻了一处僻静的角落躲清静。

    沈清野眉间挂满惆怅,坐在长椅旁,翘着腿感慨道:“真他妈的世事无常。老四的婚礼,老二和老五都不能参加,怪可惜的。”

    闻声,宋廖也耷拉着脑袋叹气,“确实可惜。”

    只有黎俏,还在低头发消息,对他们的惋惜充耳不闻。

    不多时,她放下手机,望着前方的人工湖似有所思,偶尔看一眼时间,好像在算计着什么。

    “三哥来了。”

    宋廖余光一瞥,就看到西装笔挺的

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致命偏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漫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西并收藏致命偏宠最新章节